HOME理论研究 理论研究theorys

瑕疵婚姻登记纠纷判决类型及适用

发布时间:2013-11-27  点击次数:1654  来源:本网原创
    

 

                                     张晓远 许佳

                             (载于《家事法研究》2013年卷)

 

    【摘要】多年以来,因婚姻登记瑕疵引发的各种民事诉讼、行政诉讼屡见不鲜,各地法院的处理也不尽相同。2011年8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婚姻法司法解释(三)》,为瑕疵婚姻登记进入行政诉讼提供了制度上的依据。本文在实质审查的标准下,通过分析不同类型的瑕疵婚姻登记纠纷按照行政诉讼判决方式的一般适用原则下所面临的现实问题,得出在实质审查标准下所适宜的行政诉讼判决方式,从而科学解决因瑕疵的具体行政行为引发的婚姻法律纠纷。

    【关键词】婚姻登记瑕疵 实质审查 行政诉讼 判决方式

 

     2011年8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其中第一条明文规定:“当事人以结婚登记程序存在瑕疵为由提起民事诉讼,主张撤销结婚登记的,告知其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该条款成为瑕疵登记进入司法审查的依据,在制度设计上,将瑕疵婚姻登记纠纷纳入了行政诉讼审查的范畴,自然应当遵循行政诉讼的一般原则和规定,但在实际操作中,婚姻登记瑕疵呈现出不同的表现形式,如果按照行政诉讼一般原理,对不同类型瑕疵的具体行政行为全部采用一刀切的处理方式,一旦有瑕疵就撤销婚姻登记,那么婚姻关系可能随时处于不确定的状态,并且婚姻本身具有很强的伦理性和特殊性,如果仅仅对瑕疵婚姻登记纠纷适用一般行政诉讼规则,而不考虑这种特殊性,最后的司法审查结果势必会脱离对该类案件司法审查的本质要求,造成法律规定与现实生活的脱节。所以在瑕疵登记纠纷的行政诉讼中,在遵循行政诉讼一般规则的前提下也应适当考虑现实生活中的可行性。行政诉讼的判决方式在三大诉讼法中最特别,由于对不同类型的瑕疵婚姻登记会有不同的法律评价和法律适用,因此不同类型的登记瑕疵也会导致不同的判决方式,判决结果又会影响到婚姻登记的效力,故有必要撰文予以论述。

    一、瑕疵婚姻登记的类型

    本文所称瑕疵婚姻登记主要是指不符合《婚姻登记条例》第五、六、七条关于婚姻登记机关审查义务之规定的结婚登记,以及不符合《婚姻登记条例》第十一条、第十二条关于婚姻登记机关审查义务之规定的离婚登记。具体说来,瑕疵婚姻登记包括以下主要类型:

  (一)事实认定错误的婚姻登记

    事实认定错误,主要是指事实婚与法律婚有一方以上的主体不一致,建立婚姻法律关系的依据与事实不相符所导致的登记瑕疵。具体情形包括:冒用他人身份、骗婚以及冒名顶替,其中冒用他人身份与冒名顶替的区别在于,冒名顶替的情形下婚姻关系当事人未亲自到场登记。

   (二)申请资料不实或不全的婚姻登记

    申请资料不实或不全,是指事实婚与法律婚的双方当事人相一致,但当事人向婚姻登记机关提交的申请资料不符合《婚姻登记条例》第五条、第十一条规定的婚姻登记,这种婚姻登记的申请人与所提交资料上的申请人相一致,即与冒名顶替、骗婚等情况相区别,仅仅是用伪造的户口簿办理结婚登记,或缺少离婚协议即办理的离婚登记等。

   (三)违反法定程序的婚姻登记

    按照《婚姻法》、《婚姻登记条例》的规定,婚姻当事人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婚姻登记手续,由婚姻登记机关工作人员审查相关资料,以及询问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若当事人未亲自到场,由他人代办结婚登记或离婚登记,那么婚姻登记机关根本无从探究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但现实中却常常出现违反亲自登记这一形式要件的情形发生,或是婚姻当事人与婚姻登记机关工作人员熟悉,婚姻当事人一方未到或双方均未到场,婚姻登记机关工作人员也办理了婚姻登记手续,或是当事人出于某种原因,找人代替其到场,婚姻登记机关审查不严而办理了婚姻登记。

   (四)非管辖地登记的婚姻登记

    根据《婚姻法》、《婚姻登记条例》的规定,婚姻登记必须到一方户籍所在地的民政部门或者乡镇人民政府办理,而不得在异地办理。现实中,由于我国幅员辽阔,人口流动性很大,常年工作在户籍所在地之外的人在居住地办理婚姻登记的情况时常发生。

    二、瑕疵婚姻登记的司法审查标准

    对婚姻登记具体行政行为的审查,无疑应遵循一般行政诉讼对于具体行政行为审查的内容。在瑕疵婚姻登记的诉讼中,可能案情简单,但却包含了诸多争议。我国实行严格的婚姻登记成立主义,现行《婚姻法》和婚姻登记相关法规、规章皆对婚姻登记的实质要件和形式要件作出了明确规定。在婚姻登记的实质要件和形式要件不统一时,如何评判婚姻登记行政行为的效力在法学理论界和司法实务界一直存在较大争议,已生效的行政审判案例中采取的裁判标准也并不统一。

    目的是全部法律的创造者,每条法律规制的产生都源于一种目的。婚姻关系属于私法领域,国家权力不宜对其过多干预,但同时,干预的过分缺位也会导致无序状态的出现和恶化,更可能损及因婚姻登记公示效应所产生的信赖利益。既然在婚姻登记的过程中,婚姻登记机关采用形式审查的标准,那么在出现形式要件与实质要件不相符的时候,人民法院在司法审查中又应该以什么样的标准对具体行政行为进行合法性审查呢?一般来说,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主体在行政确认中如果仅承担形式审查的责任,那么只要行政主体已经尽到了合理审慎职责,且申请资料在形式上符合规定,就不应承担违法责任。在瑕疵婚姻登记纠纷中,首要解决的是因登记上的瑕疵而导致的婚姻成立和效力问题,其次才是促进婚姻登记机关提高工作水平。如果在司法审查中对于具体行政行为仍然采取形式审查,与行政机关的形式审查义务一脉相承,但婚姻登记中的错误依然存在。既然该类程序性瑕疵已经纳入行政诉讼审查范围之内,司法审查作为保护婚姻关系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不能在此时纠正婚姻登记中的瑕疵,那么婚姻关系当事人之间的纠纷将不能通过公权力的运用而得以彻底解决,也就失去了诉讼制度定纷止争的意义。

    2005 年 10 月,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作出法[2005]行他字第 13 号《关于婚姻登记行政案件原告资格及判决方式有关问题的答复》中指出,“婚姻关系双方或一方当事人未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婚姻登记,且不能证明婚姻登记系男女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当事人对该婚姻登记不服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撤销。”这一答复的要旨在于,当形式要件和实质要件皆不符合登记条件时,法院应对相关行政登记行为予以撤销,但是,即使婚姻登记的双方或一方当事人未满足亲自到登记机关申请的形式要件,也并非一定要予以撤销,只要双方的意思表示真实,就没必要再撤销婚姻登记。另外,民政部办公厅《关于能否撤销李某与张某离婚登记问题的请示》的答复中也明确要求进行实质审查,虽然上述两个规定都是针对个案所作出的具体要求,但相比之下,从未有过类似规定要求对某个个案进行形式审查。可见在具体个案中,以实质审查标准来进行合法性审查,更加符合公平、正义的价值取向。

    三、瑕疵婚姻登记纠纷判决类型的法律适用

  (一)行政诉讼判决类型概述

  《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了以下四种判决方式,即维持判决、撤销判决、履行判决和变更判决。其中,维持判决适用于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且符合法定程序的具体行政行为;撤销判决适用于主要证据不足或适用法律、法规错误或违反法定程序或超越职权或滥用职权的具体行政行为;履行判决适用于被告不履行或者拖延履行法定职责的情形;变更判决适用于行政处罚显失公正的情形。《行政诉讼法解释》中又新增加了驳回诉讼请求判决、确认判决的适用情形,其中驳回诉讼请求判决适用于起诉被告不作为理由不能成立或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存在合理性问题或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因法律、政策变化需要变更或者废止或其他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确认合法或有效的判决适用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不宜判决维持或者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确认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或者无效适用于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但判决责令其履行法定职责已无实际意义或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不具有可撤销内容或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依法不成立或者无效的情形。此外,《行政诉讼法解释》第五十八条对于撤销判决做出了变通性规定,即撤销违法行政行为会给国家利益或者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失的,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做出确认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判决,并责令被诉行政机关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造成损害的,依法判决承担赔偿责任。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行政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共确立了以下几种行政判决方式,即:维持判决、撤销判决、履行判决、变更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判决、确认违法或无效判决和确认合法或有效判决。维持判决、履行判决与变更判决一般不会出现在婚姻登记行政诉讼中,故本文不赘述;本文将重点阐述撤销判决、驳回诉讼请求判决和确认判决的适用。

   (二)不同类型瑕疵婚姻登记纠纷判决类型的法律适用

    1、事实认定错误的婚姻登记的一般法律适用与现实博弈

  (1)冒用他人身份的婚姻登记

    冒用他人身份,是指婚姻一方当事人未达法定婚龄,冒用其他符合法定结婚年龄且长相相近亲朋的身份资料,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而且事实婚的夫妻是到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的双方当事人。冒用他人身份的,兼具内容的重大、明显违法和程序上的重大、明显违法,因为从婚姻登记的法律后果来讲,事实婚与法律婚的主体不一致,法律婚上的当事人无法实际享有法律上的权利承担法律上的义务,具体行政行为的内容存在重大、明显违法,且从申请结婚的角度来讲,在法律婚上的当事人并未履行亲自向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婚姻登记的法定程序的前提下,婚姻登记机关即作出婚姻登记的具体行政行为,该具体行政行为存在程序上的重大、明显违法,按照行政诉讼的一般法律适用应属无效行政行为。根据《行政诉讼法解释》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第三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依法不成立或者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作出确认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或者无效的判决。此外,由于程序上的重大、明显违法,也可以由一方当事人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婚姻登记。原告可以在诉讼请求中选择确认判决或是撤销判决。

    在有“全国婚姻第一判”之称的刘红玲诉赵光武离婚案中,即是冒用他人身份进行结婚登记的典型,若按上述一般适用,可以由法院确认无效或予以撤销婚姻登记。但在我国婚姻登记机关对申请人的审查在硬件条件上尚且不能实现实质审查的情况下,婚姻登记机关面对这种情形,无论怎样做细致的工作,保证程序到位,也不可以免除此种婚姻登记申请被“依法”受理。其次办理婚姻登记的双方当事人进行结婚登记的意愿是真实的,且双方一直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符合婚姻的实质条件。在行政诉讼判决婚姻登记无效,解除了被冒用人法律上的婚姻关系之后,事实婚的双方当事人若是要继续共同生活,在不能办理结婚登记的情形消除后(如法定婚龄的达到),可以重新办理结婚登记,或是双方当事人想要结束事实上的身份关系,可以按照《婚姻法解释(一)》第五条之规定,按解除同居关系处理。因此,并非只有采用婚姻成立之诉才是解决此种瑕疵纠纷的唯一途径,且先行政后民事的处理方式全面解决了行政法上的合法性问题,也解决了婚姻法上的身份关系问题。

   (2)骗婚的婚姻登记

    骗婚,是指婚姻一方当事人在办理结婚登记时,隐藏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和相关身份信息,并采用虚构的姓名和相关身份信息办理结婚登记。骗婚的登记瑕疵,同冒用他人身份一样,兼具内容的重大、明显违法和程序上的重大、明显违法,应适用确认无效判决或可撤销判决。不同之处在于冒用他人身份情形下的双方当事人皆具有结婚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实际上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在一起,而骗婚的情形下,只有一方当事人具有结婚的真实意思表示,另一方只是为了骗取金钱等原因冒充他人身份进行登记,双方也并未共同生活或并未持续性地共同生活。并且冒用他人身份的情形下,被冒用人一般知道被冒用的事实并且默认这种行为,对自己疏于管理身份资料的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不存在姓名权侵权责任的发生,而且涉诉的婚姻登记很可能与其本人的真实婚姻相重合,构成法律上的重婚行为,而在骗婚的情形下,被冒用人或根本不存在,或根本不知晓身份被冒用的事实,被冒用人知道该侵权行为后可以追究冒用人的侵权责任,且因为不明知或不可能明知涉诉婚姻登记的存在而不构成重婚行为。再者,结婚登记时一方当事人的资料是虚构的、不真实的,故结婚登记产生的法律拘束力自始至终就只是约束了现实生活中身份资料真实的另一方当事人,而对虚构身份资料的一方从一开始就因主体不能,而不能形成法律上约束力,婚姻登记行为具有事实上的无效性,所以在骗婚的瑕疵情形下,适用确认婚姻登记无效的判决正好回应这一现状,是对身份资料真实另一方当事人婚姻行为能力强有力的复原。

   (3)冒名顶替的婚姻登记

    冒名顶替,是指婚姻登记的一方当事人因为不可克服的事由,不能亲自到场履行结婚登记手续,委托与其长相相近的亲朋,替自己履行了结婚登记手续。冒名顶替的登记瑕疵,因不符合《婚姻登记条例》中对申请人必须亲自到场办理婚姻登记的程序要求,属于应予以撤销的情形,在法律的一般适用的情形下可以适用撤销判决,也由于这种瑕疵是程序和形式方面的重大、明显违法,也可以适用确认无效判决。

    在冒名顶替的现实情况下,原本婚姻关系双方当事人对结婚的意思表示是同一的,也符合婚姻的实质要件,出现一方当事人以未亲自办理登记为理由要求撤销婚姻登记,一般说来是为了绕过繁琐的诉讼离婚程序或是在婚姻出现危机时为了逃避婚姻法上的义务或是更有利地分割共同财产,其真实目的并不是要求行政机关承担违法责任。如前文所述,在瑕疵婚姻登记的司法审查中应采取实质审查的标准,如审查在婚姻登记过程中申请人双方对结婚的意思表示是否真实。结婚登记虽然在程序上存在一定的瑕疵,但是该程序瑕疵不是行政主体的原因所导致的,而是未到场的一方当事人的客观原因造成的。程序的设定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彰显法律正义和公平,对该瑕疵出现不作出具有彻底性否定评判是为了弥补法律硬性规定所产生的情感伤害,且该评判还避免了法律强制性程序规定所带来的利益迟延。

    再者,行政确认作为一类具体行政行为,效力包括公定力、确定力、拘束力和执行力,而伴随公定力而生的是具体行政行为所产生的信赖利益保护问题。信赖保护原则是行政法的基本原则之一,德国学者认为,信赖保护原则既来源于在法治国家原则中的法律安定性,也来源于诚实信用原则。其中当属法的安定性这一依据最具有说服力,它是行政行为的法律效果不受瑕疵影响和行政行为存续力的根据。基于婚姻关系衍生的继承、赡养、扶养、共同债权债务等法律关系都与婚姻法律关系密切相关,信赖利益所涉及的受众面远远大于婚姻关系当事人双方,如果随意变更,就会破坏法律的安定性,更不利于信赖利益的保护。在冒名顶替的婚姻关系中,婚姻的成立在婚姻登记当时,并不违背当事人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理应承担婚姻中的法律义务。

    在一些离婚案件中,当事人往往是在恶意转移财产的行为涉诉的情况下才向法院起诉要求确认双方婚姻关系无效,其实质目的在于让自己恶意转移财产的行为合法,如果按照行政诉讼判决方式的一般适用情形,婚姻登记应属无效,那么另一方婚姻法上的应有权利将无法得以保护,每一个没有亲自到场办理婚姻登记的社会个体,其婚姻法上的权利义务都将处于不确定状态。因此,在冒名顶替的情形下,适用实质审查的标准,则不适宜机械地采用确认无效或撤销的判决形式。《行政诉讼法解释》第五十六条中关于驳回诉讼请求的适用情形并非详尽列举,其中第(四)项的他项规定作为一个兜底条款,可以作为该种登记瑕疵适用驳回诉讼请求的判决依据。但法律上的缺陷在于,《行政诉讼法解释》第五十六条虽然确定了驳回诉讼请求这种判决方式,但并未在该条设置硬性的补救措施。驳回诉讼请求判决毕竟不同于维持判决,驳回诉讼请求判决是对原告诉讼请求的一定程度的否定,是对被告行政行为的一种较低程度的间接肯定,不适用维持判决而适用驳回诉讼请求判决,说明被告所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存在一定程度的瑕疵。如果法院适用维持判决,那么原具体行政行为的瑕疵就很难得到纠正。若能在适用驳回诉讼请求判决的前提下,增加如《行政诉讼法解释》第五十九条中规定的“责令被诉行政机关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或“向被告和有关机关提出司法建议”的明确条款,则可以全面回应现实生活对婚姻登记之维系正义、公平的真实呼唤。

    2、申请资料不实或不全的婚姻登记的一般法律适用与现实博弈

    申请资料不实或不全的瑕疵,由于婚姻关系双方当事人对婚姻登记的意思表示是真实的,但缺乏《婚姻登记条例》所要求的登记材料,属于据以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不足,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对撤销判决的第一种情形是“主要证据不足的”,那么不实或不全的申请资料是否属于据以作出行政行为的主要证据就显得尤为重要。主要证据主要是指能证明构成事实存在的要件齐全,一个事实的存在需要多个证据证明并且相印证,其中主要证据对事实的构成可能是起直接的、起决定性的证明作用,而次要证据不能单独构成对事实的证明, “主要证据不足”这一法定的撤销条件,既要求法院在审查据以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事实依据时,应从事实的主要方面着眼,也要求法院对能对事实的真假起决定性作用的证据材料从严审查。

    根据《婚姻登记条例》第五条规定中所要求的办理结婚登记的证明材料可以看出,在结婚登记中,用以认定双方结婚事实的证据依然是与人身权利密切相关的证据材料,其中,本人的户口本、身份证主要是为了证明婚龄的达到、没有重婚情节,未达婚龄或重婚的,因属法定的无效婚姻,可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解决。如前文所述,基于对信赖利益的保护和对法律安定性的追求,应采用实质审查标准,如果户口薄、身份证的瑕疵导致了这两种情形,那么该证据就会对认定结婚事实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在这种情形下,户口薄、身份证的瑕疵属于主要证据不足;如果户口薄、身份证的瑕疵并未导致这两种情形,那么对于认定结婚事实并无实质上的影响,这种情形下,户口簿、身份证的瑕疵则不属于主要证据不足。本人无配偶以及与对方当事人没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签字声明亦同理。

    在离婚登记中,本人户口簿、身份证主要用于核实身份和变更记载事项,本人结婚证在办理离婚登记时加盖失效章,申请资料主要是为了从法律上变更申请人之间的人身关系,即达到离婚的法律效果。离婚协议书本身不能对离婚事实产生法律效力,申请资料之中包括离婚协议书主要是为了解决财产关系和子女抚养权的问题,对这些问题达不成一致并不等同于双方对于离婚的意愿达不成一致。所以,对于离婚的意思表示来讲,衡量意思表示是否真实的标准不能机械地仅以离婚协议书的有无来确定,而当事人双方一起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协议的申请行为,才能真实地反映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况且在缺乏离婚协议书的情况下办理了离婚登记,离婚协议其本身所要解决的财产关系和子女抚养权问题完全可以通过事后协商或通过民事诉讼的途径得到妥善解决。因此,对于离婚登记来讲,可以证明双方离婚意愿的证据则属于主要证据,而用以证明双方对财产分割或子女抚养权的问题的证据则不是离婚事实的主要证据。

综上所述,在婚姻登记中,不会对婚姻事实产生实质性影响的申请资料不实或不全不属于撤销判决中适用的“主要证据不足”。在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登记之后,对于外界会产生信赖利益保护,如果有第三人与其一结婚,则又会产生重婚的法律风险,法律不可能要求每个与离婚人士结婚之前都要探究其办理离婚时有没有提供协议书。所以,在前述几种情形下,不应适用撤销判决,但为了实现对婚姻登记机关的司法监督,也不宜适用判决维持,而应适用驳回诉讼请求判决便可以达到既确认离婚的法律效力,又对婚姻登记机关的瑕疵具体行政行为予以监督的效果,理由同前对于冒名顶替中适用驳回诉讼请求判决的分析。

    3、违反法定程序的婚姻登记的一般法律适用与现实博弈

    在婚姻登记中的违反法定程序一般是指申请登记的双方或一方未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婚姻登记,违反法定程序的瑕疵属于重大、明显违法,其具体行政行为应属无效。按照行政诉讼判决方式的一般法律适用,应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之规定适用撤销判决,或按照《行政诉讼法解释》第五十七条适用确认无效判决,原告可以在诉讼请求中选择确认无效或是撤销判决。

    在结婚登记中,因为双方亲自到场办理结婚登记主要是为了结婚登记机关查明当事人的婚姻意愿,所以违反该法定程序主要的后果是无法查明当事人的真实意愿。结婚登记中双方或一方未到场即办理了结婚登记,但提交的所有申请材料皆为真实的,如果当事人未到场是因为结婚违背其真实意愿,那么该瑕疵登记理应无效,该法定程序所存在的价值已经体现;如果当事人虽未到场,但结婚并不违背其真实意愿,那么该法定程序的存在所要要求的意思表示已经符合婚姻实质性上的要求,不会影响婚姻的实质性要件。如前文所述,对瑕疵结婚登记的司法审查应采实质性标准,那么在双方或一方没有亲自到场办理的瑕疵情形下,应通过其他方面的证据来补强,以证明当事人的真实意愿,而不宜机械适用确认无效判决或撤销登记。按照《行政诉讼证据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如果原告提出其在行政程序中没有提出的反驳理由或证据的,被告也可以补充相应的证据。在结婚登记过程中,申请结婚登记的当事人能成功办理是因为只能向结婚登记机关提出双方愿意结婚的证据,那么在行政诉讼中原告要求撤销登记或确认登记无效则必须要提出申请结婚登记时违背其真实意愿的证据,在这个前提下,结婚登记机关在一审中补充证据就已无法律障碍。如果结婚登记机关所补充的证据如双方在登记结婚之后以夫妻名义持续性地共同生活在一起,则可以推翻原告诉称违背法定程序、违背其意思表示的观点。如果不能,则说明违反法定程序已经影响到了婚姻的实质要件,应当按照一般法律适用,作出确认无效判决或撤销判决。

    笔者认为,如果能够举证证明符合结婚的实质性条件,则应使用确认违法判决,使业已存在的婚姻关系得以存续,理由如下:

  (1)《行政诉讼法解释》第五十八条规定的确认违法判决是对撤销判决的变通处理,这种判决方式的存在,究其立法本意,是对虽然违法但予以撤销会导致不良影响的补救措施,条款原文只对国家利益或者公共利益予以保护,因为这些利益的受众面极为广大,对国家对社会而言有很重要的影响。而婚姻家庭关系虽属于私法领域,但婚姻家庭关系受众面几乎涵盖了整个社会的每一个个体,每一个婚姻关系都辐射着与其相关的继承、抚养、共同债权债务等诸多方面,关系到整个社会的安定和谐,所以对于婚姻关系的保护应不同于对其他私益如合同关系的保护。另外,已有此类立法例的出现,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房屋登记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第十一条第三款规定:被诉房屋登记行为违法,但判决撤销将给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房屋已为第三人善意取得的,判决确认被诉行为违法,不撤销登记行为。此处对善意第三人的保护则是《对行政诉讼法解释》的突破。所以,如果能在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予以撤销会导致不良影响的适用情形中考虑到对社会举足轻重的婚姻关系则更为合理。

   (2)驳回诉讼请求判决与确认违法判决均是对瑕疵具体行政行为一定程度的否定,而前述适用驳回诉讼请求判决的冒名顶替的瑕疵情形与此处的当事人未到场办理结婚登记的违法程度相比较,前者具备了两个申请人登记的形式外观,但由于结婚登记机关尚未达到公安机关核实身份信息的水平,存在这种瑕疵在所难免;而后者根本不具备两个申请人登记的形式外观,这种瑕疵是直观的,与结婚登记机关的审核水平毫无关系,后者的违法程度明显高于前者,法律评价在合法问题上应更倾向于违法。所以,在该情形下的瑕疵结婚登记,宜适用确认违法判决。

    在离婚登记中,双方或一方未到场,其法律适用与结婚登记不一样。如前文所述,办理离婚登记的主要事实依据是双方对离婚的意思表示,与结婚登记最主要的区别在于对于第三人的保护,若办理离婚登记后一方再婚,那么出于对行政行为公定力、保护第三人的法律选择,应同结婚登记一样,适用确认违法判决。但如果不存在一方再婚的情形,那么适用撤销判决或确认无效判决更为适宜。因为结婚登记可以通过补足证据的方式来判断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但面临离婚的当事人双方,很可能在决定离婚之前就已经开始分居,办理离婚登记之后一般也不会共同生活在一起,无法通过补足证据的方法来判断在办理离婚登记之时双方的真实意愿,那么依据违反法定程序适用撤销判决或确认无效判决更符合公平正义的价值取向。

    4、非管辖地登记的一般法律适用与现实博弈

    非管辖地登记属于超越行政机关地域管辖的权限方面的重大、明显违法(瑕疵),按照行政诉讼判决方式的一般适用,应适用撤销判决或确认无效判决。

    地域管辖的设置主要是为了明确行政机关的权限范围和更为科学地进行行政管理,非管辖地登记的情形下,申请婚姻登记的双方符合《婚姻法》和《婚姻登记条例》的所有实质性要件,仅在形式上违反了地域管辖的规定。如前所述,司法审查对于瑕疵婚姻登记应采实质性标准,婚姻登记的意思表示真实、资料真实齐全。这样的具体行政行为一经作出,即对于当事人双方和第三人都产生了公信力和信赖利益。并且,行政相对人以此种瑕疵提出行政诉讼,其本意是为了逃避婚姻法上的义务、免去离婚的繁琐或避免财产因离婚而流失,但其在申请婚姻登记时的确是基于自己的真实意愿,司法审查不应该作为行政相对人通过行政诉讼获取不应有利益的工具,但非管辖登记又确属重大、明显的程序违法,不能对其违法性置若罔闻,违反管辖规定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同违反法定程序一样,属于行政机关“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违法行为,所以如前文对于违反法定程序婚姻登记所述,确认违法判决是为了使业已存在的婚姻关系得以存续,保护婚姻法律关系的安定性和信赖利益,且兼顾对具体行政行为的违法性评价的判决方式,可以适用于非管辖地登记的瑕疵情形。

    四、结论

    因婚姻本身的性质和婚姻登记行政行为的特殊性,在行政诉讼中,司法机关应适用不同于一般行政行为的司法审查原则,即采取实质性的司法审查标准,所以对于瑕疵纠纷的司法审查应进行现实考量。对于不同类型的瑕疵纠纷亦呈现出不同的表现形式,其合法性评价不一样,应适用行政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解释所规定的不同的行政判决方式。行为能力欠缺的婚姻登记除无效婚姻外的瑕疵情形应适用确认无效判决;在事实认定错误的瑕疵类型中,冒用他人身份的婚姻登记应适用确认无效判决或撤销判决,先由行政诉讼纠正法律婚上的错误,再由民事诉讼解决事实婚上的身份、财产关系,骗婚的婚姻登记应适用确认无效判决或撤销判决,冒名顶替的婚姻登记应适用驳回诉讼请求判决;在申请资料不实或不全的婚姻登记中,不会对结婚事实产生实质性影响的申请资料不实或不全的瑕疵登记应适用驳回诉讼请求判决;在违反法定程序即双方或一方未到场的婚姻登记中,对于能证明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愿的瑕疵结婚登记,适用确认违法判决,反之则适用确认无效判决或撤销判决,对于有再婚情形的瑕疵离婚登记,适用确认违法判决,反之则适用确认无效判决或撤销判决;非管辖地登记的瑕疵婚姻登记,宜适用确认违法判决。


 

    参考文献:

    1、 姜明安:《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2、 史尚宽:《亲属法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

    3、 吴云明、周旭文:《我国婚姻登记审查制度之思考》,载《福建农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6期。

    4、 姜明安:《行政法基本原则新探》,载《湖南社会科学》2005年第2期。

    5、 林丽娟:《受贿案件中间接证据的运用探析》,载《法制与经济》2011年第8期。

    6、 阎海潮:《婚姻登记之法律效力研究》,北大法律信息网http://vip.chinalawinfo.com/NewLaw2002/Slc/SLC.asp?Db=art&Gid=335582711,2012年9月9日访问。

    7、 王礼仁:《聚焦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婚姻登记效力纠纷行政诉讼的十大缺陷》,http://www.studa.net/minfa/101119/15344168.html,2011年9月9日访问。

    8、 孔祥俊:《婚姻登记行为的可诉性与司法审查标准》,载《法制日报》2003 年 9 月 25 日版。

    9、 [美]博登海默著,邓正来等译:《法理学、法哲学及其方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