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家事顾问家事顾问news

企业家婚姻家庭关系对公司的法律影响

发布时间:2013-09-10  点击次数:1398  来源:
    

 

    我国改革开放以及入世以来,特别是近几年来,国家大力提倡产业创新,民营中小企业甚至大集团型民营企业异军突起,新型产业蓬勃发展。继证券市场创业板的推出,国家又接连出台了对新型产业企业的激烈政策和措施,加大了扶持力度,这就为相当大一部分中小新型产业企业跃身资本市场提供了便利条件。然“夫妻档”企业却已经成为中国家族企业最为常见的形态之一,“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近年发生的家族企业纷争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夫妻反目、后院烽火引发的。夫妻档企业中,夫妻双方会形成一定的股权结构,而股权结构是治理结构的基础。显然,夫妻间的私人关系常常会给客观和科学决策构成阻碍,从而使公司在融资、发展方面遭受不良影响。

   2011年,真功夫、土豆网、赶集网等公司创始人的夫妻财产纠纷引发公众关注:土豆网创始人王微与前妻杨蕾离婚后的财产分割(涉及到其持有土豆网的13.4%股权)仍陷在拉锯战中,公司上市被无限推迟。真功夫2010年年初迈过资本市场门槛时也出现了“窝里斗”,董事长蔡达标和大股东潘宇海两位创始人出现控制权的争夺,并咬出高管涉嫌经济犯罪,而潘宇海正是蔡达标前妻潘敏峰的弟弟,蔡达标与潘敏峰的离婚成为争端爆发的促发因素之一,这一遭创始人与妻子家族的恩怨情仇,让风投联动投资和今日投资始料未及,苦不堪言,直至现在真功夫的上市依旧悬疑未解。赶集网创始人总裁杨浩然则向法院申请裁决与前妻“婚姻关系无效”,而杨浩然前妻亦向法院申请杨浩然恶意转移财产行为无效,公司扩张和股东利益最大化都被摆在第二位,公司上市也变得遥遥无期。这些恩怨情仇都发生在公司上市前夜,土豆网CEO(首席执行官)王微的离婚官司导致了土豆网上市临门一脚受挫,也让国内视频网站赴美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s 首次公开募股)第一单的名声落在了优酷头上。

   可见,拟上市公司高管的婚姻或者家庭问题,实已致使公司因重大资产涉及权属纠纷,诸如高管的股权被依法冻结等,严重影响了公司上市的进程,负面影响不容忽视。这对风险投资(PE)来说,则风险更是显而易见的,资本一旦进入某个项目,都要面对风险成本和时间成本,如果不能上市,风投就无法套现退出,这就意味着利润的损失甚至投资失败。由此,小小的离婚官司对IPO上市带来的杀伤力从此成为PE行业笑谈,但更为直接的则是由此引发的PE风险忧虑。而“后院烽火”正在演变成风投机构研究的经典案例,成为在风投和创业企业谈判桌上博弈的素材,甚至招致一些风投添加约束企业CEO婚姻的条款。即:在股东协议(SA)中增加条款,要求他们所投公司的CEO结婚或者离婚必须经过董事会,尤其是优先股股东的同意后方可进行。

   PE通常从三个方面选择投资对象,一是行业和上市公司基因,二是公司治理结构,三是管理。好的公司治理,意味着一个公司“既要有才又要有德”,若公司股东结构不稳定,没上市就争财争利,就算投了也难以享受到好的收益。故此,风投机构往往把项目创始人的夫妻关系也作为重要考察因素之一,以规避因公司治理结构不健全带来的风险。如在设置红筹架构的案例中往往出于规避关联并购等审批的目的,许多公司的创始人配偶也会闪现在股东名单中,因此风投机构在投资协议中双方最后将对创始人与配偶的婚姻关系可能出现的状况将设置许多的条款。比如:为了控制风险可能会让企业家在婚姻前与配偶签订婚前协议,甚至包括继承等许多特别的股权安排也会事先做好约定。再如:风投和企业会签一个股权保持协议,这种协议不一定在正式的投资协议中,但主要是为了保障投资人的权益,保障企业家离婚而导致公司股权变动时投资者的利益,或者防止有人假借离婚转移资产,则如果在企业家的股份因离婚而导致股权须出让时,设置投资人是否有优先购买权等等。

   从法律上说,婚姻自由是得到宪法保证的,结婚和离婚的权利受到明确保护,风投机构即便是设置约束婚姻的条款也不会得到法律的认可。但事实上,作为风险控制的必要手段,企业家的婚姻问题现在也常常会出现在风投与企业家的谈判桌上,与限制婚姻迥异的是,风投往往是会对婚姻问题出现的各种后果提前进行约定。毋庸置疑,富人亲情已经成为影响企业发展的重要因素。

   从经济角度上讲,上市后再离婚确实比较合适,那为什么中国的企业,越到上市前夕,股权纠纷越严重,创始人“后院起火”频发?原因至少有三:一是在上市前关键时刻解决股权纠纷或提起离婚,可以增加谈判的筹码,轻松获得更大的利益;二是上市后再离婚,既是痴人说梦,也是对上市公司及投资者不负责任,还可能造成自身应得利益的严重缩水;三是股权的取得和股权来源(是否夫妻共同财产的转化)是否是在婚内,在法律后果上存在明显差异。

   由此提出富人创富过程中的一个重要课题:亲情与财富的关系。这里的亲情包括夫妻情、父母子女情、兄弟姐妹情,富人的亲情与企业发展、财富创造休戚相关,亲情可以让财富保值增值,亲情破裂更可以让财富瞬间缩水,甚至毁掉财富。而企业家们既是家长,同时还是厂长、法定代表人,在承担家庭责任的同时还担负着社会责任,如依法纳税、提供就业机会等,因此,富人的亲情在某种意义上已经超出了私生活范畴,具有相当的社会性。

   表象的背后其实存在更深层次的原因:首先,“家丑不可外扬”。因此,富人在处理离婚等类似家庭问题时,主要依赖于情感或家长的个人权威来解决,不太愿意接受太多外力的帮助或参与。其次,对家庭财产保护的防患意识不强。中国自改革开放至今才30多年,大部分富人产生于近20年内,他们之前没有太多可供参考借鉴的经验,尽管国外不乏相关案例,但毕竟与中国的国情不同、法律环境不同,无法直接效仿。依靠个人威信来处理家族事宜毕竟存在太多的偶然性和不可复制性,而且,感情的影响总是有太多的不确定性,而富人一旦面临到夫妻反目、兄弟成仇的境地,相较普通人处理经济纠纷更复杂,甚至升级到经济官司就在所难免。当面对诸如房产分割、房产所有权转让与确认、企业股权转让、股权确权、公司企业财务状况的审计和评估等一系列问题时,才想到寻求相关法律人士介入时,已是为时已晚。

   我国《婚姻法》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除了法律另有规定或双方另有约定外,均归夫妻共同所有。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等家庭成员共同生活、共同劳动形成的共有财产原则上为共同共有。共有财产在共有关系存续期间即家庭成员、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是不可分的整体。共有财产在共有人之间,平等地享有权利、承担义务,对外共有人负连带责任。家庭成员或夫妻设立的有限公司尽管是同一户籍名下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家庭成员或者夫妻以各自的名义投资设立,但如果用以出资的财产并非家庭成员或夫妻各自的个人财产,而是家庭或夫妻共有财产时,就表明设立有限公司的家庭成员或夫妻实际上是一个集合整体,彼此之间不构成股东关系,整个家庭或夫妻应视为一个投资主体。

   民营企业家个人婚姻关系往往伴随着复杂的财产关系,如何界定婚前财产和婚后夫妻共同财产,如何分割、处理财产以及处理好公司股权等,也是民营企业家必须面对的法律问题。如果没有事先的婚前财产公证、婚前协议、婚后所得约定等法律文件,往往会使企业家的离婚问题成为一个相当复杂的难题[如现今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民营钢铁巨头日照钢铁集团掌门人杜双华其妻宋雅红“被离婚”案及宋雅红再诉杜双华国内第一(财产)离婚案],最后只能选择议价离婚、高价离婚,对个人或公司均造成极坏影响。其次,民营企业家在生前如果未对财产权和经营管理权的继承分割有个详尽的安排,则必然将会对企业的持续发展遗留无尽的后患,进而出现继承中的法律风险(如槟榔大王“胖哥”王继业遗产继承案),家庭财产争夺战硝烟四起,不仅亲情反目,一生的奠基就此败落,这是每个企业家都不愿意发生的事。故此,防患于未然,求助于法律、理财等方面专业人士根据个人情况设计和作出不同类型的财产安排或信托等,增强自身法律意识,才是富人平衡家庭和企业的“维稳”之道。

   律师办理婚姻家庭案件,传统思维上往往认为就是代理离婚诉讼、继承纠纷、子女抚养等传统诉讼业务。在这传统业务领域,目前绝大多数律师并未突破传统、单一业务模式的束缚和禁锢,缺乏开拓意识和创新精神,这就使得律师在处理婚姻家庭法律事务业务上的固化。然而,随着经济生活的多样化,作为社会细胞的家庭及其成员参与经济活动的形式也不断推陈出新。这就为我们律师怎样运用现有法律规定为他们排解婚姻家庭与企业或经济活动之间存在的现实难题,衍生出了一个全新的婚姻家庭法律事务服务领域——企业家事非诉法律服务。范围包括:引导企业家加强婚姻家庭对公司企业影响的认识,正确处理企业与家庭之间的法律关系,准确进行角色定位;帮助企业家们事先就婚姻家庭共同财产、个人财产综合采用共同财产制和分别财产制作出合理安排,明确婚前财产范围,科学设计婚后财产的使用方法,以及明确双方在家庭生活中的义务;协助企业家们兼顾公平原则,就婚后财产进行约定,特别是在企业上市前,帮助股东与配偶、公司、其他股东签署相关协议,以保护企业和利益相关方的权益;帮助企业家们修订公司章程,在章程中事先约定股东婚姻家庭风险的应付对策,并赋予董事会处理此类事件的一定权力,合法、合理、有预见性的规避因婚姻家庭带来的法律风险;帮助企业家们积极应对婚姻家庭纠纷,参与谈判、协调,充分与其他利益相关人商讨,以寻求解决问题的最好对策,在兼顾事实和法律的基础上,客观面对,作出最利于企业和自身的合理财产分割安排。

    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婚姻家庭矛盾中的突出问题主要还是集中在财产问题上,婚姻家庭关系中的财产,即体现财产固有的基本法律属性,又带有婚姻家庭的身份特性。对企业家、公司、企业、投资者来说,都应充分重视和正确看待婚姻家庭对公司、企业和投资或将存在的法律影响,在企业设立、变更、发展、经营、投资等个个环节中就此作出清晰的家事风险评估,进而在婚前、婚内、婚后就其可能存在的法律影响作出预先防患和安排。现在的公司或企业,或许聘请有法律顾问,但法律顾问也往往并未触及对企业家事的处理,而仅就企业、公司经营风险进行控制或防患,因而大多数有法律顾问的公司仍然缺乏专业企业家事顾问的法律服务。如今,在个人财富急剧增长与婚姻家庭关系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不稳定性的现实状况下,专业企业家事律师的法律服务便显得尤为重要。

 

【作者简介】曾俊,湖南省律师协会婚姻家庭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湖南云天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执行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