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家事顾问家事顾问news

财富传承核心是让家族永续

发布时间:2013-08-15  点击次数:1491  来源:
    

 

                                                         财富传承核心是让家族永续

  富不过三代?这似乎是自古以来就困扰着很多中国富人的一个魔咒。

  随着内地第一代创业者逐渐老去,很多富人正遭遇到技术层面的挑战:其家族财富如何安全传承?创业一代必须考虑家族资产中的交接,因为让这些财产能够成功、稳健运营并不断获取经济回报,进而让家族不断延续下去。

  111日,由成都电视台第二频道、成都商报、每日经济新闻与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首次合作打造的铂雅苑2012中国家庭金融报告年度发布暨财富投资人年度总评榜颁奖晚会盛大举行。活动期间,成都商报记者就财富传承问题专访了知名的富豪财产传承律师———来自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的许进胜先生。许进胜律师曾经手多位内地以及香港富豪的家族财产传承,通过设立专门的信托,为企业家实现家族财富的延续,这或许可以为我们带来不少启发。

  100亿元富豪的苦恼

  其实,财富传承这个概念应该叫做家族的永续,许进胜说,有很多家族发展到一定阶段可能就断了,因此,从传承上面来讲,如果让财富可以延续,则这个家族的延续就很有希望,所以,我们从家族财产的承继或家族的延续,才有财富传承这个说法。这与企业永续经营是一个概念。

  许进胜分享了曾经手的一位内地企业家财富传承的案例。

  有一位内地企业家,企业市值有100多亿元,但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有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一说法,这让他很苦恼,他将来如果把财产全部给女儿,但担心嫁得不好,老公可能会把家产给败掉了。

  这位企业家希望他的家族财产被自己的女儿继承以后,可以做到永续,为此,我们为他的股权和财产,设计了几个信托方案,许进胜说,通过信托的包装,这位企业家的家族财产所有权进行了分离,在这位企业家将来过世之后,家族产业不会发生继承的变动,所有权不会变更。

  这样做,对于家族财产,这位企业家的女儿将来可以用得到、享受得到、管理得到,但由于这笔家族财产不是直接落在他女儿的名下,将来他的女婿要处理这个财产很困难,说得极端一点,即使他的女儿出现什么意外,女婿都不会拿到这个财产。

  许进胜介绍说,这种家族财富的延续主要是通过信托,在信托上约定受益人为这位企业家的女儿,同时约定第一代传承给第二代、第三代,这样财富就可以不断递延下去。

  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许进胜说,这位企业家目前所有资产都在自己名下,他担心经营企业的风险比较高,万一他出什么事情,财产会发生一些变化。

  我们给他的建议是,在成立信托时,把资产放到信托的结构里面去,许进胜说,通过这样的操作,让财产跟企业家个人的所有权分离,这样,将来哪怕这位企业家破产,或者发生其他问题,因为这些财产名义上是不归属于他的,对于他剥离出来的财产不会造成影响,这样他可以确保自己的家族财产可以永续。

  财富传承核心是家族永续

  财富传承仅是一个笼统的概念,对于内地富豪来说比较陌生,但是已有不少富豪早早开始考虑家族财富的延续。

  碧桂园企业的交班,就是家族财富传承的经典案例。

  这是一个朋友经手的案例,许进胜介绍说,碧桂园现任的杨惠妍并不是创业者,她的父亲创立碧桂园后,由于自己最大的孩子身体上有一些缺陷,所以他把大部分股份交到杨惠妍名下,但这并不是过到她个人,而是通过信托还有公司的设置,这样确保企业经营权的稳定。

  这个案例是通过财富传承,把控制权集中到杨惠妍身上。许进胜说,从这个案例中可以看到,财富传承是让家族的财产性永续,以及怎么确保在发生继承时,财产不会散落在各个不同后代子孙名下。

  许进胜说,海外很多人做财富传承,最重要的考量是遗产税问题,而规避遗产税一般是通过信托,还有些人会购买巨额保险,来抵充掉将来要缴的税金。

  虽然内地暂时没有实行遗产税,但目前正被反复提到。

  我觉得(内地推行)遗产税应该很有可能,一方面是社会财富重新分配,社会公平的一个问题,另一方面是创造国家税收的考量。许进胜说,以现阶段来看,内地企业家暂时还没有遗产税的烦恼,他们的思考点应该是,怎么让第二代、第三代永续地接班,哪怕自己把企业传给孩子,孩子也不会把企业败坏光,或者是说,企业家可以去考量,将来把财产的控制权和所有权分离,所以财富传承不单是税务上的考量,还有很多方面需要规划。

  财富传承需要团队协作

  家族财富传承无疑需要团队来运作,而律师则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

  在财富传承当中,律师主要做整个结构和规划,许进胜介绍说,在很多家族里面,有些家族会成立家族规章及相关法律条文,这些条文一般是由律师来起草,因为律师可以折中各方利益,同时还有大量文件制作,不仅需要律师的谨慎严谨,同时还需要合法、合规,在家族财产传承,很多方案、制度的设计,法律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基础。

  当然,也不能说律师一个人就包办了,律师只是起着很主导的作用,还需要其他团队及专业人士的合作,许进胜说,在财产传承规划的过程中,除了法律的考量外,还要考虑很多的因素,比如还需要涉及税务、会计以及管理等各方面的问题,需要各方面专业人士的合作才能完成。

  许进胜说,家族企业或家族财富延续,有很多需要做思考的,这里面包括财产的划分,家族的接班,财产的管理,这几大核心在家族财富延续中占很重要的部分,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考量,因此需要很多专业人士来构成。

  许进胜举了另一位内地企业家的案例。这位企业家的企业每年有100亿元营收的企业,他有两个小孩,儿子和女儿。但儿子在身体方面有残疾,基本上没法做事业。对于女儿,他的考虑跟前一位企业家的问题一样,这位企业家更担心的是自己儿子的将来,为此,我们通过设置信托,把可以持续产生利润、现金流的资产,单独设立出一个信托,让儿子成为受益人,让儿子有固定的收益维持将来的生活。

  家族财产传承信托实现的功能非常多,需要包括经营权顺利交班,公司自己的强化,财产合理的分配以及家族财产透明的配置,功能非常之多。许进胜表示。

  内地做财富传承需更多设计

  如今,不少内地的一代创业者都面临着财富传承问题。那么,多少钱的富豪才适合做财富传承?内地做财富传承难度大吗?

  做财富传承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成本,许进胜说,他建议有几亿家产的富人,或者是上市公司老板,或者有一个企业在经营,想要自己企业永续经营,这些人都需要开始考虑财富传承的问题。

  许进胜说,过去自己经手的家族财产规划,按照海外的经验最好的方式是信托,因为信托比较灵活,也有成立基金会的形式,不过在海外最常见的家族财产传承还是以信托模式来设立,比如洛克菲勒家族的资产。

  不过,许进胜认为,目前内地信托和基金会形式,在管理或设置上都还对家族财产传承有一定障碍和限制。

  比如,对于家族成立的基金,肯定是希望家族的人来管理,但内地的基金法,对于家族捐献成立的基金,对有血缘关系的理事有一定比例的限制,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让家族不愿意把管理权交给别人,虽然现在内地有些企业家有一些运用,但还是不常见,跟海外比较还是少数。

  许进胜同时指出,海外家族财产传承用得最多的是信托,但内地信托目前还有较多缺陷,比如说,目前我们不开放私人之间信托,我们都要通过机构。但在海外,私人之间信托非常普遍,通常会把资产直接信托给律师做管理;目前内地信托灵活度还比较欠缺,此外信托法要求很多资料必须要公开,但海外信托都是保密的,家族的资产信息不希望被别人知道。

  许进胜说,按照自己过去的经验,他觉得目前内地做财富传承还需要在几个方面有所加强:首先,信托法制要健全,要比较灵活、弹性;其次,对私人基金会的成立,在宽松的同时也要严格管理;第三,金融产品需要更加多样化。

  如果仅仅光有信托的制度,财富传承是很难搭建起来,因为金融资产需要很多搭配,许进胜说,在内地也可以做财富传承,只是需要比较费心,很多制度都必须做一些特别的设计,费的心会大一点。